《西部世界》发现了真实和虚拟,人类

Category: 
《西部世界》发现了真实和虚拟,人类
2016年10月4

HBO的《西部世界》作为主打剧集于周日亮相,该剧集的主要剧情元素包括了我们是否可以创造仿人类的人工智能生命体,我们如何对待它们,以及人类和这些机器的不同等科幻和道德的永恒主题。我在由导演,制片人等重要创始人组成的小组中参与讨论,在对话的过程中,电子游戏,虚拟现实以及现实世界的技术被无数次地提及。
 
 
这个电视剧与硅谷,科技迷,科幻迷以及游戏玩家是息息相关的。这种联系也许并不明显,因为它的背景是西方,但是它涉及到了科技的前沿以及该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故事根据1973年Michael Crichton的同名科幻电影改编,富有的游客可以在逼真的主题公园《西部世界》中度假,这里的机器人不会伤害人类。运作这个科技成人乐园的公司说:人类顾客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而不用考虑后果。
 
 
该电视剧呈现了Crichton关于主题公园的原始想法,该公园的运作完全取决于它的游客。电影制片人JJ Abrams早在20年前就提到了这个翻拍的想法,而今HBO与执行制片人Jonathan Nolan,Lisa Joy携手终于将翻拍变成了现实。我观看了该剧集的前三集并且于昨日参与了由制片人Nolan,以及三位演员共同出席的小型新闻发布会。该对话对科技迷,游戏玩家以及任何在探寻真实自我的人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我们一旦卸下所有的束缚,进入一个像《西部世界》这样的世界,我们将可以不考虑任何后果地做我们曾经幻想或渴望做的一切事情。

以上:在《西部世界》中,Evan Rachel Wood 扮演Dolores,Ed Harris扮演西部枪手。
 
图片版权:HBO
 
“这是一个在两个层面上讲述一个前沿科技的机会,”Joy说。“在一个层面上,它是在科学的前沿-更何况现在,就人工智能的发展来说,它从曾经的纯粹科幻小说内容变成了如今为科学所承认的领域而不单单是天马行空的幻想。在另一个层面上,它的背景环境在西方。从一个全新的视角领略西方的魅力是没有人可以拒绝的。
 
 
Nolans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上做了研究。研发出了谷歌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deepmind。该发明打败了排名第一的Go人类玩家,同时也打败了IBM的超级计算机Watson,该计算机打败过全世界最棒的Jeopardy人类玩家。
 
 
“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Nolan说。“在这个领域中人工智能的背后还有庞大的财力支持。”
 
 
当然,一些公司不愿意公开地与这个对话联系到一起,因为好莱坞有将人工智能与大灾难(《终结者》)以及其他阴暗面联系在一起的趋势,在那些影片中机器人都会变得十分邪恶。Nolan看到了意识,意识在哲学家和科学家眼中都是很重要的研究领域。Nolan提到谷歌的Larry Page和脸书的Mark Zuckerberg将会接连成为人工智能之父。”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人们都在谈论人工智能,但是没有相应的技术依赖可以实现,”Joy Nolan说。“如今科学已经可以跟上并且超越想象力的脚步。”这是一个反复递进的关系。

以上:《西部世界》中的清扫公园场景
 
图片版权:HBO
 
我不确定《西部世界》中的场景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虚拟的。如果是后者,我就可以把它想象成星际迷航中的成像甲板,或是一个电子游戏场景,在那里,我在真实世界中不用承担任何后果,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为所欲为。我可以在那里尽情地宣泄而不用担心我开枪打中了谁。如果这是现实中的场景,我将会更加烦恼我将如何对待其他机器人。
 
 
Joy回应道:“这个想法十分有趣,因为再一次地,我们会纠结这是个道德相关问题还是一个个人问题?如此说来,要看你如何理解“道德”。剧情中的场景到底有多逼真?因为无论是在《西部世界》中还是在电子游戏中,你都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是前者比后者的场景更加详细更加逼真。如果首先你在电子游戏中,然后这个游戏再以虚拟现实的方式呈现,而你在相同的场景中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机器人,该方式会因为游戏的呈现方式更加逼真而突然变得不道德吗?
 
 
Nolan补充道,“对于《西部世界》没有强烈抗议的部分原因在于谈话中有相关提及。我自身对它的态度也十分矛盾。但是人们并没有对电子游戏抱有强烈抗议是因为游戏的仿真效果不佳。这些游戏的质量与我们小时候玩的比起来肯定是棒多了,但是他们和“逼真”还是有一定差距。
 
 
他接着说道,“你想象一下,如果你有办法将这个故事逼真地呈现,虚拟现实技术是大家的不二选择。这就是基本。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他们的卖点。人们忘记了虚拟现实而是为它的真实而来到这里。这就引发了一个问题。在电子游戏中的道德不是一个问题,因为模拟并不逼真-一个角色在试播中说到。游戏中的仿真效果非常差以至于你不会将虚拟经历与现实混淆。在电影或电视剧中,我们努力地让暴力尽可能真实。我们看到带有视觉特效的射击和血崩时会说,‘哎,这个效果一点都不真实,再做一次吧。’”

以上:在《西部世界》中的Thandie Newton和Angela Sarafyan
 
图片版权:HBO
 
他补充道,“我们在探索逼真效果,但是二维屏幕是是不可能实现该效果的。”随着我们的仿真粒度越来越细,越来越完美,我们将面临这个道德问题。现在它感觉太真实了。当以下两件事发生时,你在那个世界所做的关乎道德的事情就变得令人困惑:当仿真与现实无法区分时以及当与你交互的机器人的智慧上升到了一定程度时。那个时候道德将会很成问题。在《侠盗猎车手》中飙车并且撞死一群路人的事情正在发生。”
 
 
他还说,“在乒乓球时代,他就期待《侠盗猎车手》。我的妻子,她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在《侠盗猎车手》中遵守交通规则的人-Ford在第四集中这样评论。他和他的搭档Arnold着眼于将在开放空间中创建公园。他们创建了100条幸福的故事线。每个人都将经历过施虐或至少自我膨胀的时期。行使权力,就像他说的。”
 
 
在《西部世界》中扮演Meave Millay的女演员Thandie Newton说,“界限在剧中很重要,令人难以置信地重要。我们都在谈论边界界限括国家的划分和各种各样的事情。这对于《西部世界》来说十分重要,在《西部世界》中发生的事情仅会在《西部世界》中产生影响。当这些界限变得混乱时,《西部世界》将变得极具吸引力,你会看到梦想的冲破。”
 
 
我们可以在《西部世界》和虚拟世界或者社交网络中找到相似之处,我们会看到对系统的潜伏的,过分偏执的猜疑以及使得人们对他们生活世界的泡影视而不见的隐藏的偏见。

以上:在《西部世界》中的邪恶机器人。
 
图片版权:HBO
 
“对于(社交网络)的错误判断太多以至于这些工具更可能在信息时代而不是消息闭塞时代盛行,”在《西部世界》中扮演技术专家的演员Jeffrey Wright说道,“这是最让我惊讶的事情。我们为清晰的思维增加了混乱。”
 
 
当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们是否想给硅谷传达一个信息,Nolan和Joy稍微回避了一下然后说这只是一个幻想。它是想引发人们的思考但是它并不是要对全世界的技术专家进行说教。但是Nolan补充道我们应该对我们所创造的东西持有谨慎的态度。
 
 
“我认为我们在抱有希望地询问有趣的问题,关于人类行为,关于我们的欲望,关于我们的创造物开始询问关于我们的问题的迫在眉睫的时刻,”Nolan说。“他们开始关注我们。对于我们来说,这是该剧集的关键开端。这个剧集不是关于我们谈论人工智能。而是关于人工智能谈论我们。
 
 
随着谈话的推进,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有着更强烈的意见。Newton说她渐渐地认为该电视剧中的机器人是“无辜的”,因为它们变邪恶的源头是游客的剥削。
 
 
“欺骗机器人,让他们自以为是人类。这是最大的背叛,”她说。
 
 
结束时,我问Nolan将来是否会有《西部世界》的电子游戏,在游戏中我们可以朝任何人开枪。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回答。“这将会是最大的讽刺。”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