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2016年是VR产业的元年?

Category: 
为什么说2016年是VR产业的元年?
2016年9月5

VR会成为今年乃至可以预期到明年中段的一个巨大的话题引爆点,这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这是否就是VR纪元的开始?作为一个真的在虚拟现实和展览展示的第一线摸爬滚打了近10年的死程,难以认同。实现一个完整的VR系统,不仅需要一种具有沉浸感的,不同于二维屏幕的观看手段,更需要能够让人沉浸其中的交互方式,以及与之相配合的数字内容。现阶段一切使用键盘,鼠标,摇杆,转眼珠子,敲头盔,打手势,以及各式各样奇怪的控制器……诸如此类的种种交互手段,不客气地讲都是在耍流氓。正常人类在现实社会中会采用这样的方式来交流吗?如果到了虚拟环境就被迫换一种新的交互方式来适应环境本身,进而产生巨大且难以理解的学习成本,那么就不会给一般人带来任何沉浸感——毕竟我们不是特种兵也不是外星怪物——而没有沉浸式的体验,谈何VR?

如何贴合人类真实的行为方式?首先就要捕捉你的全身动作并且传递给VR应用程序,然后要知道你在实际场地中的位置和精确的运动轨迹然后反馈给虚拟场景,之后还要实现你与场景中其它人或者物体的交流:比如你触碰到了虚拟世界中的一面墙,或者与虚拟社交游戏中的另一个游戏者深情拥抱。她的体态,她的触感,她的温度,她的笑靥如花——如果这些只能用一个傻x兮兮的低多边形来取代的话,会给人带来任何的沉浸感吗?如果你靠近了虚拟世界的墙,手指乱摆却空无一物;你受到了伤害,却只有冰冷的HUD头显提示一笑而过,你会感觉到任何的震撼力吗?没有这些最基本的交互方式的支持,谈何VR?

那么这些行为方式的实现有无轨迹可循?答案是有!首先是动作捕捉,Opti Track火了好多年了,穿上满是marker点的动捕服 在密密麻麻的摄像机注视下,从全身到手指到面部表情都可以绝无遗漏地捕获下来,把你活生生从一个人变成《猿族崛起》里的一头巨猿——好给力啊,然而价格也好给力啊。。。而且就算哪天光学动捕大发慈悲地平价了,那漫天遍野的镜头注视着一个穿着黑色紧身光点服的你……还有心情玩VR嘛,这挑战性恐怕比在AV拍摄现场表演无接触式自撸要大多了啊。

不要担心,惯性动捕前来救驾。抛开老牌厂商Xsens,单看这两年国产的后起之秀Noitom,其价格、体积和平价化的发展策略都足以让整个VR行业心里如小鹿乱撞了——只要简单的固定好麻将牌大小的动捕元件,再配合简单的三步标定过程,没有绊脚的电线,没有蠢萌的装备,没有可怖的围观相机,你的一举一动自然而然呈现在眼镜当中。太好了!虽然惯性动捕和相关的应用开发可能还存在模型坐标系的问题,电池管理的问题,位移零漂的问题,穿戴复杂的问题,手指和面部识别的问题,跳跃和反复蹲起抖动或不准的问题,金属底板和磁场环境下数据错乱的问题,无线传输在复杂环境下信道的问题……但是都不要紧,能解决的,一定能解决的!VR元年真的到来了——

  是吗?

  再说精确的运动轨迹测量。差分GPS应该是测绘行业里非常通用的定位方案,在场地里预先建立好足够多的基站和误差补偿站,然后身背一个手机大小的接收器,就可以把你的位置精确到毫米级别——不过,足够多的意思,基本上也就是你得大张旗鼓在院子里摆开龙门阵的意思,那就不要怪小区大妈和怀孕的邻居们扯起横幅来围观骂街了。。。

  那就用CV,看看澳洲的Zero Latency,人家就是用PS Move的摄像头和标记点来确定游戏的位置,进而做出了世界上第一个虚拟现实体验馆。嗯,有道理,他们用了129个PS Move,这个姑且不提,反正有投资人花这个冤枉费用——不过你得把摄像头装上去吧,你还得标定啊————————

  标定,Calibration,为的是对齐和裁切每个摄像头的画面以拼合成一幅完整的场景,这恐怕是做展馆的人特有的痛:当年在水晶石做《清明上河图》的时候,我们对150台投影机做标定、对齐、几何校正,边缘融合……足足调了三个月——不过这样的辛苦带来了一个伟大的工程。是的,伟大的工程——这种事凭什么发生在你家里?

所以Zero家只开了一个体验馆,维护的费用不得而知,但是我很有兴趣观看他们再开第二个馆的时间。哦,至于让这种方式普及开来的难度,应该是略大于让我国下周加入TPP的难度吧。

  哦,对了,HoloLens以及Kinfu里那么牛逼的SLAM,难道不能移植过来吗?当然可以,事实上BIM圈子里的天宝早就先人一步把这种方法用到建筑工程管理上了(下图),只是一个手持设备的事。但是,SLAM毕竟不是一个闭环的系统,它的计算存在着不断累积的误差,场景的复杂度越高,这种累积带来的影响就越明显。而对于极为突出场景定位要求的VR应用,即使是一个厘米的误差可能也是致命的失败体验,比如命悬一线的你会刚好够不到空中的绳索,或者在进攻虚拟女友的xx的时候不幸碰到了她的oo。。。

不过定位方法还有很多,比如UWB,比如超声波,又比如铺满海量的RFID或者ZigBee……嗯,姑且认为是小弟在吹毛求疵,而伟大的VR平台开创者和应用开发者们总有100种方法去应对吧。那么太好了,把问题交给那些做应用的死程去解决,交给万能的Unity和Unreal引擎去解决!VR元年真的到来了!
Again——
  那么其它的问题有没有解决途径呢?比如如何解决你与场景中其他人的交互?有方法,做展这么多年了,一切的问题都会有解决或者避开的方法:触摸是吧,医用硅胶啊;体温是吧,温度传感啊;呼气吐口水是吧,4D5D6D影院的喷洒头和芳香剂啊;被人打了怎么办,力回馈背心,或者来个微电流电你一下产生痛感;识别触摸墙和桌面是吧,触摸膜和压电薄膜啊;怎么把右手拿的枪换到左手?嗯,两手都贴上RFID加上RSSI的识别应该可以吧(不过下图的The Void暂时是由另一位工作人员把枪递过去的……)——这都是展陈硬件层面的。

再说软件层面:面部动画是吧,接入FaceShift或者LipSync;角色之间的接触?引入成熟的IK库,我们有FinalIK也有EmotionFX;角色的物理模拟?Havok或者PhysX;场景渲染到不了75Hz?我们从Simplygon到Umbra3D一应俱全,还有勤勤恳恳的美工负责减面……好吧,还有什么问题是不能通过辛苦的劳动去解决的呢?虽然这劳动着实太过辛苦了一些。

  那么有请能理解和做到上述一切事情,知道如何购买和运用各种虚拟现实交互设备,成熟融合所有这些技术于一身,并最终创造全新交互和观感体验的VR应用团队出场!

  诶?

  如果有这样的团队的话,为什么没见到他们出场。我们看到的只是头盔厂商时不时推出的几个寒碜案例,视频网站拿来疯狂造势的全景直播,当然还有Unreal救场用最曼妙的素材构建一个最真实的坐着看的场景——

  没错你只能坐着看看,再用文中一开始所述的流氓手段兴奋地耍耍,你被震撼了,你甚至被过山车吓尿了裤子,然而你并不会马上为这种震撼掏钱。在一个黑蒙蒙模模糊糊还容易起雾的大盖子里你只是看到了粗糙的可以环视的画面而已,这是一种新奇的感受,然而你为此需要承受各种延时造成的晕动,劣质镜片的强烈色散,非2K屏的巨大锯齿,法线造成的动态Aliasing,以及被迫坐在原地不动的困惑感——这不是一个可以持续20分钟以上的游戏模式,换句话说,这就好比90年代大街上的万花筒,看一次5毛,但是没人会买回家天天瞅着。

  哦,对了,90年代也是有VR头盔的哦(下图为96年的杂志封面),也有过人类即将分不清虚拟与现实世界的论调,至于是不是说过元年二字,也许没人记得。

VR元年将要到来了吗?不知道,然而我只看到它的最重要的几个组成部分,还是断肢残臂,站起来也许都是晃晃悠悠的,为什么就断定只凭着一双“奥酷拉丝”发起而千百创业者造就的近视+散光+总慢几拍+色弱+飞蚊症+久了还白内障的慧眼,就能跑进千家万户了呢?

  哦,何况还有因为恐怖的技术壁垒而变得一片空白的内容服务商,这些平台提供者们布局之后翘首以盼的杀手级应用,真的会如同平地一声惊雷地飞起吗?

  没关系,这些都是笔者的较真和抬杠的醉话而已,因为眼镜平台可以主动去对接上述的一切需求,因为无门槛的开发者们可以只做最基本的VR应用,只看全景大片(前提是你得有充足的数据源),避免过多的交互,避免网络传输、传统外设、凭空操作等一切产生迟滞感和反交互特性的特性——比如只拿着一把装好了各种传感器和按钮的大枪,戴上炫酷的VR魔镜,像是移动炮台一样喀嚓喀嚓地在虚拟战场上开无双就好了。

  如果这就叫VR,那么就这样好了;如果这样就迎来了元年,那么至少海龙和E世界的空荡摊位都可以赶紧改成VR游戏体验厅,一起享受这场热潮了——虽然这种体验厅似乎已经不少了。

废话已毕,期望不吹不黑任何人,流弹勿怪。VR的元年是否已经到来?这元年的意义究竟是初出襁褓,弱不禁艹?还是万事俱备,大业将成?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而也许几年后的弄潮大佬们,可以再写一篇《我看VR行业的没落》,对比着现在各种赞美和期望的文章,再引发一圈热烈的讨论和激昂吧——就像九十年代那批更早的弄潮儿一样。

  那个时候,今天所见的各种论调,也许就只是我们写给这个行业的镇魂歌。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