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 最终将实现人类的“永生”

Category: 
VR/AR 最终将实现人类的“永生”
2017年4月10

今年以来,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在讨论虚拟现实(VR)与增强现实(AR)。人们在畅想它将会对人类社会发展引起的变革,在谈论它的产业价值以及市场潜力。但是,当我们戴着 Oculus 的 VR 头显或者是 Hololens 的 AR 眼镜时,我们真的已经充分了解 VR/AR 是什么吗?它的发展仅仅是“ 头戴显示器(HMD)” 的清晰度、视场角以及显示延迟的逐渐完善?
 
 
我们先从大家熟悉的现有的 VR/AR 技术形态来探讨这个问题。VR 头显能够通过视野覆盖的方式在视觉层面上将现实世界完全替换成虚拟世界,比如人们可以瞬间从办公室切换到外太空;AR 眼镜则实现了虚拟数据在现实世界视野中的叠加,将人们平常无法直接获得的信息以视觉情报的形式展现出来。无论是 VR 还是 AR,可以说是通过增加了一层“ 介质” 来改变我们认知世界的方式,VR 的介质是虚拟现实环境,AR 则是添加了虚拟数据的“ 扩展现实”。在这里,人的五官感受已经变成 VR/AR 的人机交互接口,我们会在 VR 中寻找自己的手和脚,也正是因为我们潜意识中将 VR/AR 世界当成了与现实世界属性一样的等价物——“ 平行世界 ”。
 
 
VR/AR 的真正形态是什么,在千年之前就有哲学家给予了我们提示。

柏拉图著名的 “ 洞穴比喻” 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一群囚徒困在地穴当中,他们从小就在那里,被锁链束缚并且不能转头。他们的后方有一堆火,由于只能看到墙壁,囚徒自然而言就认为火光照在墙上的影子就是真实世界的样子。直到有一天,一个囚犯挣脱了枷锁走出洞穴,看到了真实的世界。他回到洞穴向其他人宣布:墙上的影子只是虚幻的事物,真实的世界远比影子精彩,但是没人相信他。
 
 
对于囚徒来说,通过视觉观察到的影子就是他们能够用来认知真实世界的全部信息量,因此他们想当然的就把影子当做是这个世界的全部。同样的,VR/AR 并不是通过改变现实世界的物理法则来创造“ 平行世界”,而是通过改变个体接收到的现实世界信息从而实现对人体五官感受的“ 控制”,并最终创造出一个有别于现实世界的“ 洞穴的影子”。
 
不改变现实世界物理法则,但改变人们接收到的现实世界信息,实现对五官感受的控制。这才是 VR/AR 的真正形态。
 
维基百科对于“Virtual Reality”(“ 虚拟现实”)的解释也是大同小异:
 
 
Virtual reality or virtual realities (VR), also known as immersive multimedia or computer-simulated reality, is a computer technology that replicates an environment, real or imagined, and simulates a user's physical presence and environment to allow for user interaction. Virtual realities artificially create sensory experience, which can include sight, touch, hearing, and smell.
 
 
「虚拟现实是一种基于计算机技术,并通过对真实或想象环境的复制,模拟用户在真实环境中的临场感并允许用户交互的环境。虚拟现实能够给用户带来一种“ 人工” 的感官体验,包括视觉、触觉、听觉和嗅觉。」

在我们充分认识 VR/AR 的本质后,要理解未来 VR/AR 经过演变发展后的“ 最终形式” 就变得简单多了。今天我们看到的 Oculus Rift 或者 Hololens 这样的 VR/AR 设备都是基于视觉层面上的“ 感官控制”,而如果我们想要实现完美的“ 平行世界体验”,就需要通过外部设备对人体的五官(视、听、嗅、味、触)感受进行控制,或是模拟、增强,以达到覆写人类全部感官认知的程度。而由于 VR/AR 在近年来的高速发展,我们相信趋近这种完美 VR/AR 体验的时刻终会到来,让我们好奇的是,它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实现呢?
 
 
在数十年前,已经有学者讨论过如何实现完美的 VR/AR 形态。Ivan Sutherland(计算机图形学和虚拟现实的先驱)曾在 60 年代早期的研究成果中提出这个理论,当时他将这种未知的想象定义为 “ 终极显示器(Ultimate Display)”:
 
 
“ 终极显示器” 必将会是这样,在一个房间内,由电脑可以控制一切存在的物体。人能够坐在房间中虚拟的椅子,能被虚拟的手铐扣住,而在这个房间内出现的虚拟子弹则可以致命。

Sutherland 定义了一种“ 超现实” 的 VR/AR 形式:计算设备能够随意控制、改变空间内的原子层,不再有完全的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之分,VR 与 AR 可以随时融合在一起。就像是一些早期科幻小说中的场景。过了不久,Sutherland 试图将自己这种幻想以设备的形式制造出来,也就是后来被我们戏称为 The Sword of Damocles(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第一款“VR/AR 头盔”。虽然最终并没有实现他理想中的 VR/AR 场景,但这款初具位置、方向追踪功能的图形显示设备却奠定了现代头显设备的基本形态。
 
 
在这里我们并不过多去讨论 Sutherland 所幻想的“ 终极世界”,因为在他这个计算机能够控制空间所有原子的世界当中,不仅仅是 VR/AR,人机交互也早已经到达了金字塔的顶端,这个时候我们再将 VR/AR 当做单一技术形态分割出来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因此 我们将影响范围缩小到人类个体的“ 感官世界”,不去重构现实世界,而是直接控制人类的感知系统。这种实现方式早已在一些反乌托邦式的科幻电影/小说中有所呈现,比如我们熟悉的《黑客帝国》中所描绘的未来世界:

人类在与机器人的战争中战败,战争所留下的灰烬让天空被乌云遮挡,剩余人类的身体被装在“ 电池” 里给机器提供能量,其意识则被传输到一个叫做“ 母体”(Matrix)的虚拟世界中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被誉为是“ 终极思考机器” 的未来学家 雷· 库兹韦尔(Ray Kurzweil)也曾在 《奇点临近》 一书中写道:“ 随着计算机智能大大超越人脑.... 人类可以通过先进的纳米技术将自己大脑中的全部内容上传给电脑,那么,肉体死去了,只需将电脑中的“ 你” 输入到另一个躯体中,而新的“ 你” 继承了你全部的记忆、智慧、情感、知觉等,人类将能够一直活在虚拟现实当中。”
 
 
在这种观点下,VR/AR 可以定义为一种新的意识系统,本质上仍属于意识范畴,是人类意识的延伸。它强调了肉体存在的非必要性,将人类对物理世界的识别转变为数字化的虚拟世界,借助外部电子设备建立起一个半永久性的精神社会。抛开所有对立面的伦理批判,这也许就是人类长久以来追求的“ 终极乌托邦”。
 
VR/AR 发展的最后,人类将摆脱对现实世界以及肉体的依赖,全部的五官感受都将收束进虚拟世界,最终实现意识形态上的“ 永生”。
 
或者,我们也仅仅只是身处“ 洞穴” 的阴影之中对真实世界一无所知的奴隶?

相关文章

VRrOOm Wechat